真是烦透了楼诚里的这种论调:没有明楼就没有明诚,明楼给了他一切。我不明白强调这一点的意义在哪里,没有明楼就没有明诚,那没有明诚的影响也不存在现在这个明楼了啊,没有桂姨还没有现在的明诚呢,没有明镜明台也没有现在的明诚,人和人之间本来就是相互作用的关系,一个劲的站在上帝视角强调一方给另一方的恩惠真令人倒足胃口。

想看孟韦跟着杜总去打仗,杜总受伤了,孟韦拖着他跑了十里地终于暂时安全了,孟韦气他冒进不拿身体当回事,板着脸给他包扎,也不理他的逗弄,结果包着包着向来强硬的孟韦忽然哭了,眼泪把脸上的泥土和炮灰冲刷开,留下一道道沟壑,露出雪白的皮肤来,杜总忽然记起来眼前这人还是个小孩呢,又是方家的小公子,何曾吃过这样的苦,一时间又觉得他可怜又觉得他可爱

 @隔山灯火 太太的龙们太萌辣(*/ω\*)忍不住摸了条鱼……这是一锅献给太太的小白龙,摸得简陋,希望太太不要嫌弃→好想把小方端走

附一点简单的过程

圣诞快乐!gif不动戳大!!!!!!

………等等……在app上看怎么是循环的………好鬼畜啊!!!

…………所以今天干脆直接放jpg了……

琰琰的衣服穿那么多层……让人炒鸡想脱,这一套尤甚,格外撩骚,虽然外裳颜色素淡但有金银丝线的暗秀,还透着小红边和小白边…艳色中露出的中衣领子简直就是古风男子的绝对领域…实在是让人很难控制住脑子和手……当然我仅剩的矜持让我在中衣那一层及时停住了

……第二格蜥蜴服的花纹忘加了……

吸血鬼AU

balabala诚哥

好想上诚哥,像大哥那样揉他胸,像夜莺那样握他手…好想上诚哥。

那张揉胸图初看也并无十分特别,可看上个十几遍,你就不得不被纤薄笔直的肩背线条,腰臀间的曲线及微妙的弧度,还有他躲开时微微一拧身的姿态而吸引目光。满脑子里都是“诚哥的胸软软的,摸起来手感是什么样呢”“大哥的手覆上去的时候诚哥都被带的向后震了一下,大概身量很轻盈吧”等诸如此类污浊不堪入目的想法。

然而今天的戏份令人匪夷所思,明楼为什么突然冲明诚发火,不得其解啊。

官方管挖不管埋,真是要死要死。

我仿佛惯常容易为圆圆大大,即使只是平常视物看人,观之也十分有情的眼睛而折服。

而明诚的眼睛不是单纯的黑,它们有时候黑的深不见底,是能吞...

琐事

外面打雷又下雨,室内的空调开的很足,对比起室内的………………对不起我的键盘坏了呃,动不动就自动蹦出也IDE饿啊饿的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额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额额鹅鹅鹅的额UI鹅鹅鹅饿鹅鹅鹅饿鹅鹅鹅饿鹅鹅鹅饿德瑞德瑞堆一大堆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拉诶来……对,就像上面这样额,额额色多所以我写啊鞥像打人恩恩!!!米办法好饿哈饿哦和奥哈饿哦好好组织语言了!!!!!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

1 / 10

© 皮子耳朵 | Powered by LOFTER